天大的猥褻!用千餘枚飛彈實踐「和平精神」的北京奧運

天大的猥褻!用千餘枚飛彈實踐「和平精神」的北京奧運

2006年12月17日 星期日

當角色互換......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6/new/dec/17/today-so3.htm
臧家宜說已遭狗仔隊跟拍,現在很害怕
當你身為狗仔一員的時候,不是主張人民有知的權力嗎?
怎麼現在角色互換了,你就不維護人民知的權力了?

唉~中國人素質太差!

中國人的嘴臉之二

當角色互換......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6/new/dec/17/today-so3.htm
臧家宜說已遭狗仔隊跟拍,現在很害怕
當你身為狗仔一員的時候,不是主張人民有知的權力嗎?
怎麼現在角色互換了,你就不維護人民知的權力了?

支那人,真無恥!

2006年12月15日 星期五

寶山爆炸 「聚落活化」之謊言拆穿的引爆點

轉貼而已,看著中國難民權貴對自己人的殘忍,唉~
下面自己看看吧~

http://blog.yam.com/treasure_hill
http://www.esouth.org/modules/wordpress/?p=67
任期將屆的馬英九市府團隊,日前將寶藏巖社區居民強制驅離的時間,由市長選舉前的10月31日延至選舉後的12月22日,主事者似乎想在任內避開寶藏巖山城聚落保存與居民安置/拆遷問題的燙手山芋;而將這顆燙手未爆彈丟給繼任的郝龍斌先生拔硝。

◆寶藏巖淪陷日:2006年12月22日

根據北市府都發局公告(註 1)因北市府工程進行,寶藏巖住屋將於12月22日上午十點前斷水斷電,中正二分局亦將派14名警力強制驅離居民。然而寶藏巖社區早已於2004年經「文 化資產保存法」認列成為受保護的歷史聚落(註2),是以寶藏巖之拆遷事件並非只是另一個台北市違建社區拆除之案例、不可與歷史上其他違建社區的拆除案例概 括比擬。

雖不同於以往所知的拆遷案例,但我們同樣在寶藏巖的拆遷政策中發現政府與財團的介入,導致屬於台灣人民共有的歷史記憶與資產遭到摧毀!自許為進步思想的政 務官、學者和所謂的專家及專業團隊,在號稱寶藏巖社區進行「歷史聚落保存」的過程中,以「藝術與文化」作為其包裹謊言泡泡的燦爛糖衣。

文化局及其委託單位以「聚落保存」為主軸規劃寶藏巖,聲稱寶藏巖為台北市第一個成功的違建社區保存案例。但在經濟開發價值大於歷史文化價值的現狀下,專業 者的介入,是否真達成其所聲稱的「聚落活化保存」?並且經過文化局包裝、委託單位抬轎後的「歷史聚落」,最後是由市府委託給那個財團?在一連串的謀略後, 誰可從中獲取最多利益?

12月22日的市府強制驅離將會是寶藏巖歷史聚落一連串隱而未顯的問題浮出檯面的關鍵日期!若當日驅離成功,消費性商業利益的開發將可實際一步步具體侵入聚落發展的規劃中。

即將到任的新市長郝龍斌,曾在競選政見中提出「推動視覺親水生活化策略」的文化政見;我們將拭目以待郝市長如何接手寶藏巖的考驗,如何推動寶藏巖聚落的保存,如何讓寶藏巖不成為保(證)(埋)葬(之)巖。

◆老弱居民遷入中繼屋=市府奪取屋宅所有權

市府文化局與其委託單位要求社區居民搬進委託單位設計的鐵皮中繼屋,說是為了便於進行居民現地安置和聚落整修的工程。而當居民對於將戶籍遷至鐵皮屋提出相關居住問題時,得到的回答是「居民戶籍先遷至中繼屋,兩年工程整修後居民可將戶籍遷回原居住房屋,開始付租金給市府。」

暫且不論市府的整修工程是否一定要在老弱聚落居民搬至中繼屋後才能進行,我們可發現文化局要『居民先搬遷,(市府)後再整修』是要讓社區居民居住於原房屋 之居住事實徹底消失,房屋再經兩年整修期無人居住後,市府可順利取得房屋所有權。就法律層面而言,市府至今並沒有權力聲稱擁有房屋的所有權(註3)。但市 府文化局、都發局專員來視察社區的搬遷狀況時,卻又說房屋是向居民購買並且已經取得房屋所有權。(註4)

另外從目前政府發給居民的「行政救濟金」、或從民國82年開始發放的「違建拆遷補助金」、「自動拆遷獎勵金」或是「人口搬遷補償費」,都未能顯示市府曾向 寶藏巖居民購買其居住房屋之所有權。所以我們要問:市府是依照什麼法律或憑藉什麼辦法得以購買取得了居民房屋所有權?是用隸屬中央的「文化資產保護法」? 還是「臺北市舉辦公共工程對合法建築及農作改良物拆遷補償及違章建築處理辦法」?亦或者根本的道理是:法律只是道具,市府想要怎麼用就怎樣用?誰都拿它沒 有辦法?!

◆ 假藉「歷史聚落保存」提升未來「自來水文化園區」委外經營價值

倘若市府這樣企圖含混闖關的偽/未處理方式成功,市府因此取得了居民的房屋所有權,市府規劃團隊計畫兩年後將設置「國際青年旅社」、「藝術村」與「福利家 園」(註5)。現任市長馬英九先生也說寶藏巖聚落與「自來水博物館園區」(註6)將整合成文化園區,並且將委外經營(註7)。

試想一個所有權有疑慮的文化園區怎麼會有財團願意承接經營?寶藏巖歷史聚落就在市府文化局、專家學者、與委託單位的齊力妝點下、提升了都發局往後都市變更 計畫的附加價值,讓願意經營文化園區的財團與市府共同收取更多利益。而「聚落保存」則成為文化局以假藉藝術文化之名包裝利益的階段性口號。

兩年後留下來的居民與其生活空間也將成為觀光客消費貧窮與底層社會人民的樣板聚落。若此番景象即是前任文化局長龍映台女士、即將卸任的文化局長廖咸浩先 生、台大城鄉所所長的夏鑄九教授、參與規劃寶藏巖歷史聚落的「專業都市改革者組織」劉可強教授、康旻杰教授、提出GAPP(Global Artivist Participate Plan)(註8)共生社區─寶藏巖全球藝術行動者參與計畫的破報主編黃孫權先生或是前無殼蝸牛運動者現任文化局專員陳冠甫先生等人所樂見,希望兩年之後 曾經報導過寶藏巖社區的紐約時報(註9) 能再度來訪報導這個被政府、知識份子、向權力靠攏的運動者與中產階級篳路藍縷建立的異扥邦!

◆共生社區的假象 福利國宅的荒繆 有機藝術村的背離

寶藏巖聚落居民早從82年違建拆遷處理後惶惶不安的相繼搬移。十多年來,社區居民已從兩百多戶搬遷至今剩下二十多幾戶,自引進藝術家建立所謂的「共生社區」後,在居民幾年來的言談中已成為有嘲諷意味的「共死社區」。

專業都市改革組織前執行長劉可強教授關心台北市一兩萬低收入戶,並且想在寶藏巖規劃一區「福利國宅」讓低收入戶能夠以較便宜的租金承租,乍聽下是個關心弱 勢族群的良善規劃,但是實際上寶藏巖福利國宅區塊中僅有的戶數是否能解決台北市一兩萬低收入戶的居住問題無疑是緣木求魚!

專業團隊進入後不斷提到「共生」、「有機」等概念進行規劃,但是一個於制度內篩選寶藏巖的住戶資格,強行干預的聚落人口結構,透過進行工程的理由排除非權力核心喜好的住戶或租戶,這樣拿著「共生」與「有機」當作招牌招搖撞騙的行徑,早就背離了規劃團隊的理想。

OURS(專業都市改革者組織)多為台大城鄉所的學生共同參與社會實踐的理想,城鄉所所長夏鑄九教授在接受天下雜誌專訪中提到關於接任城鄉所所長的未來: 「我整個青春都在這裡,實在不希望這個所垮掉,總不能讓它跟建築或規劃公司沒什麼兩樣。」(註10)相信還懷著改革理想的夏教授在面對質疑聲浪時一定能再 站出來誠實面對正在城鄉所就讀的學生,也不會辜負關心寶藏巖歷史聚落與一起有過改革理想關心台灣未來發展的藝文界與一起參與社會運動的各界朋友。

激情的選舉已經落幕,當選或是落選的政治人物都進入他們人生的另外一個階段,並持續的在理想與現實、真實與謊言的拉鋸中走著。我們已經提請行政訴訟要求市 政府停止明顯違法的斷水斷電與強制驅離的公告。(註11) 接下來即是參與過寶藏巖聚落保存運動的前輩們應該即刻站出來批判自醒並繼續堅持著理想帶領下一代繼續走下去的時刻。

12月22日,寶藏巖歷史聚落與不知是否能繼續住在聚落內的人民也同樣要面對前所未知的挑戰!政客與政治家的分野、口號與實踐的落差、公益與私利的考驗、房屋所有權的爭議、市府各局處的矛盾角力都會在這一天在寶山爆炸。

佔屋運動持續的在寶山進行,有興趣了解的朋友可以帶個睡袋,來這邊一起住,參與拆穿市府的面具,或是在寶藏巖公社的部落格(http://blog.yam.com/treasure_hill )連署簽名支持這樣的運動。

註1:發文字號 北市建都字第0957418300號
註2:台北市政府既已應文化資產保存法之規定,將寶藏巖指定為歷史聚落,並將其土地使用分區變更為保存區,其就應文化資產保存法之堆應處理之,而文化資產 保存法第22條之規定,既已明定有關歷史聚落之修復與再利用,其有關建築管理土地使用分區及消防安全事項,不受都市計畫法 建築法、消防法及其相關法規之全部或一部之限制,台北市政府就不能再以舊有之土地徵收條例之相關規定處理。有關寶藏巖歷史聚落之問題,更不得以此作為驅離 居民之事由,此乃嚴重地違反文資法有關歷史聚落保存之目的與精神
註3: 按現行土地徵收條例第五條之規定,關於公共建設用地之非法地上物雖不得予以徵收補償但依據該條第三項之規定,政府對於該法建築之主處理方式僅有拆遷一種,其並未賦予辦理機關取得所有權之依據,政府部門不能以該拆遷補償之規定,及自行曲解取得違章建築之所有權。
按台北市政府所主張,寶藏巖居民已領取拆遷補償費,故其所有權已經消失,台北市政府當然取得其建物所有權,然查其所謂原所有權然已喪失所有權之依據,乃係土地徵收條例第21條之規定而規定係針對合法之徵收補償對象,並不包括違章建築,台北市政府之主張乃曲解法律之規定。
縱認為本案屬辦理公用事業之徵收,但依據土地徵收條例第49條之規定,其徵收之土地仍應依原核准之目的使用,如有變更或撤銷,即應撤銷其徵收處分,而本案 原發給人居民之補償,記係依據[中正297號公用預定地]而來,其就應依該公園預定地之計畫使用,自無從挪用為歷史文化保存區。
註4:詳見:http://www.youtube.com./watch?v=prI_RaQQnNA
註5:參考中華民國專業都市改革組織「共生藝棧」計畫書
註6:詳見: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61120/5/6sq7.html
註7:參考台北市都市計劃書「變更台北市中正區中正297號公園用地部分(寶藏巖寺古蹟周邊地區)為保存區主要計畫案」
註8:詳見:http://www.twblog.net/inertia/archives/000391.html
註9:詳見:http://travel2.nytimes.com/2006/02/12/travel/12going.html
註10:詳見:http://tw.news.yahoo.com/marticle/url/d/a/061127/10/79el.html 2006年12月10日
註11:行政訴訟部分內容詳見:http://blog.yam.com/treasure_hill/article/7010802

2006年12月14日 星期四

請問校長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6/new/dec/14/today-life7.htm
既然您認為:中小學實施九年一貫課程後,原本每週有三節的體育課變成了「體健課」,亦即兩節體育,另一節必須上健康課程,等於體育課少了一節。導致學生體力情況不見改進,甚至還退步。
為什麼不讓體育課恢復到之前的三節課呢?
九年一貫課程只有規定各領域節數的下限,沒有規定上限。為什麼您不願意將空白課程安排為體育課?而是排給語文、數學呢?
您還說:新課程體育課時數減少、體育專任師資不足,學生在校運動時間不足等問題不改善,難以提升小朋友的體能。
第二點,既然體育專任師資不足,那有缺額可以聘請新教師的時候,就將體育教師當作第一選擇呀!而不是以語文、數學為優先考量!如果因為國小實施包辦制,部分國小學童的體育課若是由不愛運動的導師任教,學生上體育課的教學品質亦值得檢討。所以學校行政方面,不就應該協助這些教師上體育課嗎?讓這些教師知道體育課應該如何上,不是嗎?
第三點,學生在校運動時間不足,可以調整下課時間為15甚至20分鐘,或將早自習時間當作是活動時間呀!再者,體育課,就是上課,不是學生運動時間!體育課是為了讓學生培養固定運動的習慣,而不是學生運動的時間!
由此看來,學生體力情況不見改進,甚至還退步的責任,怎麼會是在教育部實施九年一貫課程呢?黃校長,這是您的責任呀!
學生體力情況不見改進,甚至還退步,就是您辦學不力的證明呀!
請問校長,您還要學馬市長多久呀?負起責任吧!

2006年12月11日 星期一

郝市長的教育政策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6/new/dec/11/today-fo11.htm

施政不分黨派,因此不會參與黨務,只會對黨的決策支持與配合
這比參與黨務更糟糕耶!
完全不參加討論,只會聽黨的命令行事!
請問郝貪市長,您是台北市民的市長,還是國民黨的市長?
面對有爭議國發院變更案,雖然您說會以市長的角色發言,但黨要您變更地目,您就會乖乖的變更地目嘍?
請問您是台北市民的市長,還是國民黨的市長?

積極協調北縣、基隆、桃園成立單一版本教科書評定委員會
在總統還是國民黨的時代,教育方面就已經權力下放,各校自主、教師自主。因此尊重教師專業與學校特色,由各校自行選擇適合該校學生的教科書版本。
郝貪市長卻反其道而行,要回到極權統治時代嗎?
光台北市而言,大理國中就與敦化國中的學生就有相當大的差異,更何況北縣、基隆、桃園!
如此反教育的行為,究竟是為了極少數學生轉學方便?還是如同台北市立聯合醫院那般,為了龐大的回扣利益?

郝龍斌對推廣體育也有一套想法,他說,未來每校都要發展一項特色體育專長
郝貪市長,您真的好貪呀!
明明就是教育部多年來,「一人一運動,一校一團隊」的體育政策,卻舔不知恥地說是自己的一套想法?
無恥呀!

=================================
後續相關新聞(2006/12/12)
郝龍斌倡一綱一本 杜正勝:違法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6/new/dec/12/today-life4.htm

郝市長還沒做市長就已經會作假了!誰還敢相信他的清廉保證呢?
台北市長當選人郝龍斌在部落格上曾提到幫女兒準備基測時,面對多版本非常困惑,因此推出一綱一本為競選口號。但有詳知教育發展的人士向本報踢爆,郝的女兒考試時根本還是統編本,並不需要準備多個版本。

2006年12月3日 星期日

中國人腦殘事例之九~公民道德篇

前幾天還是上禮拜,忘了~
看到李四端訪問一位企業負責人~封號寫百貨業女王(?)重出江湖(?)學學文(?)負責人徐莉玲
她提到公司目前開了很多學院,往後會推出很多產品,涵蓋生活各個面向。將來中國起來之後,商機有多大多大云云....
奇怪,統媒不是說中國現在很有錢嗎?怎麼這位負責人還要等中國起來?
一家公司,期望的市場仍未成熟,如何獲利?難道是詐騙吸金?
看看其他跨國企業,日本的MUJI跨出日本之後,所著眼的是全球市場,而不是小小的中國市場。IKEA, Costco雖然也有進入中國市場,但也僅僅只是全球佈局的一小部份。而這家學學文(?)卻只想到中國市場,連台灣市場都不要哩!格局這麼小!

李四端問她,為什麼台灣公司不重視設計。她說:這跟公民道德有關。
啥?不是跟美學素養、價值關有關係?
她說:因為以前大家都窮,只求溫飽,所以追求利益最大化。現在大家比較有錢了,可以注重設計了!
靠!這跟公民道德有什麼關係呀???
真是腦殘!